Title4 1 首页旅友社区游记

天池之秋,“火山口湖”的美丽转身

时间:2018-04-03

2014年的秋天,我去五大连池,又一次去了南格拉球山天池。仅仅过去了三个月,没有想到天池竟然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。一眼望不到边缘的湖水倒映着湖岸上的树影,湖畔边的白桦树亭亭玉立,身后是变化多姿的五花山,这简直就是一幅秋的油画。这是天池吗?前不久见到它时还像个小水泡,怎么转眼之间它就变得如此的辽阔和秀美,这不是我在梦中回到三十多年前没有遭到破坏的天池吧?

  看到我惊诧的样子,朋友告诉我,今天风景区管委会加大了天池的恢复力度,专门开通了上山的专线,这时我看到对岸的挖掘机正在紧张地工作,原来的河床已经侵入到了湖中地带,现在水面已经回到了天池周边。如果你没有见到过萎缩的天池,那么你对眼前的火山口湖可以没有更多的惊喜,但见证了它几个月之间的变化,这种感觉真的是惊奇。

  在五大连池的十四座火山锥中,南格拉球山是火山群中年代最久远、海拔最高、锥体最完整的火山,也是五大连池唯一的火山口湖。在我国,同为“火山口湖”,同时也是最大的“火山口湖”的是吉林的长白山天池。长白山天池的火口湖直径在3.44.4千米之间,跨越中朝两国边界,平均水深204米。而“南格拉球山天池”的直径只有500米,水深最深时为15米左右。由于精巧,被称为“天池盆景”。

  长白山天池与南格拉球山天池虽均为火山口湖,但池水的构成并不完全相同。长白山天池的池水除了自然存储的雨雪水外,还有地下泉水的补给。而南格拉球山天池没有泉眼,没有地下水的补给,完全是两百万年以来的雨雪冰霜融化聚集而成,纯粹的“天上之水降瑶池”。所以,火山口一旦被破坏,池水便很难恢复。

  原以为天池的恢复还很遥远,没想到的是在一个夏秋之间它就变了容颜。我不知道连池人施展了什么样的“魔术”让天池在渐渐地恢复原貌,但想想那挖掘机上得山来,便要开辟出一条山路,把山下的水引上山来又是何等的艰难,这样的付出实在太大了!沉痛的教训啊,破坏自然生态的代价太大了。南格拉球山天池火山口湖的变迁和恢复,完全可以当成一个生动的教材了。我很庆幸,可以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见证天池的沧桑巨变。

  感叹间,听小伙伴们在对岸呼唤。我真是又叹又急,我的300长头无法将对岸的伙伴拉近,我的16广角也无法把天池的火口湖面全部揽尽。如果想一览天池“天赐水一泓,山巅映碧空”胜景,非航拍莫属了。而我也很欣慰,这才是真正的五大连池天池,宽阔壮美,清纯亮丽,温婉如玉,平明如镜。

  格拉球山火口内外的生态环境差异很大,外坡是清一色的柞树林,内坡却是与热带雨林类似的“天然温带雨林”景象。走在沿天池一周修的木栈道,沿途欣赏品味这被传为“七仙女沐浴的地方”的绰约风姿,这感觉真惬意。

  昔日劈池放水,今朝引水上山的天池,如今已是碧水涟涟,浩荡丰盈,周围树森掩映,池畔芳草如茵,其景色能恢复到如此旖旎,真是让人赞叹不已了。

  从天池下来,发现山下现代农业观光园前有一大片静静的湖水,听说这是个纯自涌泉湖,人们称它为“天赐湖”。湖上曲折有致的栈桥,一直通向湖中心,这里既可以望见老黑山,又可以看到格拉球山,此时,碧水蓝天,湖平如镜,山水倒影,秋风送爽,置身其中真的是神清气爽。

  小伙伴看得高兴,在栈桥上摆出各种姿势拍照,留下这天赐湖赐来的美妙时光。听说,这里原来叫石龙荷塘,每年夏天一望无际的荷花在这里怒放,前年下雨涨水,把荷花淹了,翌年竟然没见一枝荷花成活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天池破坏可以再恢复,相信,不久的将来,天赐湖上夏日荷花映日红的景象也能再现。